热门创业杂谈随机推荐

地创网主页 > 励志人生 > 创业杂谈 >

北京,那条名叫知春的路(4)

时间:2019-07-09 14:40 作者:农村创业 浏览:

  

知春路上的背叛和坚持  

锐仕方达是成立于2008年5月的猎头公司,目前专职猎头团队超过200人。其创始人黄小平是猎聘网联合创始人,更早前他曾创办过分类信息网站。  

我与知春路  

当时我刚按揭买房买车,根本就没钱创业,于是从渣打银行贷了4万块,那位女同事也出了4万块,锐仕方达公司就这样成立了。办公地点在豪景大厦。  

2003年,我揣着2000元退伍费,来到北京,目的地是中国人民大学培训学院。2004年,在人大的网吧里我知道了qq,学会了智能拼音打字。那时,人大和北大不时有关于互联网的讲座,我经常去听。他们说互联网能赚钱,可以一夜暴富。年轻人听了谁不动心?那就学呗。  

我住双榆树,靠近四通利方,床位费每个月200块。租房给我的二房东后来成了我的女朋友,我们同一个学院,她比我高一级,家境稍好,有一台电脑。我疯狂地迷上了互联网,开始自学各种编程及软件,制作网页,每天只睡两个小时。  

互联网上有很多好东西,既能学到很多实用技能,比如太平洋电脑网(边栏1)、洪恩教育(边栏2)等,都是免费的;又能学到商业运营及怎么赚钱,比如斗牛士(Donews)网站,当时汇集了很多知名互联网写手,是互联网的风向标。我几乎看完了上面的每一篇文章,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字。后来我自己也申请开通了专栏。那时专栏审核很严格,全凭作者实力,有点价值才能通过。我的一些文章还受到了欢迎。我从没见过刘韧(Donews创始人),但我觉得他对互联网有很大贡献,斗牛士应该培养了不少互联网人才。  

就这样一边学一边用,我上道了。2005年,我和北大的两个老乡在学校里做了一个分类信息网站,类似58、赶集,但只专注于校园,以北大、人大、清华三所高校为主,做分类小广告。学校里常见的广告需求包括租房、教育、二手物品买卖及交友等,我们做了半年时间,没有赚到钱,加上没资金支持,后来放弃了。  

之后,我给另一家分类信息网站——58的创始人姚劲波写了封邮件,希望加盟这家看起来更有前景的互联网公司。  

邮件发出后两小时,收到了姚劲波的回邮,我们约在了网银大厦旁的上岛咖啡。58在网银大厦,我住双榆树,骑自行车不过5分钟。当晚我们聊到了11点,很投缘。那间咖啡馆,那些年里经常有很多年轻的互联网人在里面探讨未来。  

那天是周五,接下来周一我就到58上班,做产品经理。当时的58好像只有8个人,我的月薪2000块。那两年分类信息网站很火,估计有几千上万家,58、赶集、客齐集(后来的百姓网)、站台等公司都已出现,各大门户网站也在做。大家都觉得分类信息网站门槛低,又能给老百姓带来方便实惠,肯定有很大的前景,而且已有国外的成功样板。我当时也这么深信,但后来99%的分类信息网站都死了。  

在58,我的工作一直很顺利。我得到了姚劲波的信任,开始有机会和大家一起琢磨未来,还不时负责新人的招聘。某天,姚总问我女朋友做什么,我说猎头。2006年,姚劲波出资成立猎头网(即现在的猎聘网),我和女朋友成为了这家公司最早的员工。她负责线下,我负责线上。我的职位是COO,但当时公司没有CEO,我定期给姚总汇报工作。  

虽然离开了58,但因为姚总,我一直觉得自己还是58的人。猎头生意不同于分类信息,但对我来说都是互联网,都是姚总的项目,他让我干啥我就干啥,只要不违法。  

猎头网的办公地点在世纪科贸大厦,靠近知春路。但58搬家了,去了海淀图书城。再之后,58又几经搬迁,原因之一是地方不够用了。到猎头网后,我们开始为这家公司寻找方向。姚总擅长线上,我之前熟悉的也是互联网,但猎头是一个对人依赖性很高的行业,要做好线下,这是姚总所不擅长的。  

事后看,当时的确没有公司能够同时把线下、线上做好,智联招聘、51job等网站基本上都砍掉了猎头部,包括猎聘网也基本砍掉了猎头部。为什么?因为专注,每个公司的精力有限。由于没有找到好的模式,那段时间,猎头网一直没有真正做起来。  

2008年,我媳妇决定和一个关系好的女同事一起创业,重新组建一家猎头公司。她让我跟她一起创业,起初我不愿意,我的专长和兴趣都在互联网,并不想做线下。但媳妇坚持,要么创业要么散伙。最后我决定创业。姚劲波把一个事交给我,而我却失信中途走了,觉得很对不起他。我很感激姚总,他亲自带过我,从零开始手把手教,从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。  

当时我刚按揭买房买车,根本就没钱创业,于是从渣打银行贷了4万块,那位女同事也出了4万块,锐仕方达公司就这样成立了。办公地点在豪景大厦,IBM一个前高管创办了一家互联网公司,租了一个挺大的办公室,他将其中的100平米转租给我们,每个月租金不到8000块。  

创业不到三个月,就遭遇了美国金融危机,外企等大公司停止招聘,行业骤然跌至冰点。我们下决心转型,只做民营企业,只关注二三线城市。当时房地产依然很火,找到了这波房地产客户,公司就好起来。后来我们又抓住了制造业客户,这些转型让公司生存了下来。  

虽然猎头公司偏线下,但互联网线上技术的运用对于公司发展功不可没。比如从2010年到现在,我们完全是通过互联网来进行营销、员工管理、业务流程控制。我们自己开发了信息平台,我做产品出身,懂得客户等各方的需求。这些技术手段的运用,极大地提升了锐仕方达的运营效率。  

锐仕方达成立前两年,我还经常参加一些互联网聚会,梦想有机会创办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。我用业余时间做了7、8家个人网站,没有一个成功,后来都关了。现在互联网公司对资金、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,已经不适合个人创业了。2010年8月后我开始把所有精力全部转到锐仕方达公司来。  

那一年,我们和那位女同事也散伙了。她注册了另一家猎头公司,试图将公司客户倒入她的那家公司。我们花费了40万从她手中买回了那40%的股份。之后,公司开始进入了快速发展期。2010年公司营收大约300多万,2011年1000多万,2012年2000多万,今年预计会在4000万。  

我农村出身,高中毕业,没好好念过书,来北京说白了就是为赚钱。这辈子我非常有幸遇到了互联网,它让我的人生开始有意思,否则的话不知道干啥。在北京没学历、没背景,又能干啥?但互联网不需要学历,它只需要你有聪明才智、有想法、有执著。  

像我这样的人太多了,全靠一腔热血。80后这帮人赶上这个时代,有想法就去干,没准儿就有结果。就是这样的。  

知春路创业的理由  

1、互联网人的居住习惯:凡是喜欢互联网的人就没有离开中关村附近的。你要是去别的地创业的话,都觉得不好招人。  

2、氛围特别好:学校、咖啡厅里都在谈互联网创业。知春路的上岛咖啡等地聚集着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创业者,天天都在讲将互联网;李开复等很多互联网知名人士及老板也喜欢去一些学校讲未来趋势。  

豹王咖啡:小米在这里诞生  

国内第一家具有浓郁非洲风情的咖啡店,隶属于古斯塔(乌干达)集团。集团主要从事咖啡、采矿、纺织、农副产品、机械等领域的投资、贸易和生产经营活动,总部位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。  

我与知春路  

原来我们这没有包间,都是敞开的,雷军也都在这谈项目。今年上半年,雷军还带了一个客户过来,坐稳之后掏出了好几款手机展示。现在想想,那没准就是最新的红米和未来的米3呢。  

豹王咖啡从2005年底开始装修,2006年正式营业。当初选址时曾在丽都饭店和知春路间犹豫过,后来看好这块是个闹中取静的位置。如果当初真选在丽都附近,可能就只有全力经营,而没法做一些其它的事了。  

如果你仔细观察这一带会发现,翠宫饭店可能是整个知春路位置最差的地方。从这往北就是五道口,往西走到下一个路口也比较热闹,往东到大运村那又繁华起来,往南就到了三环。而这附近的写字楼就比较少,都是一些卫星系统单位。这些单位可能待遇不错,但爱喝咖啡的人不多。  

这肯定会对我们的经营造成影响,但可能也正是我想要的。店里不是很忙乱,每年往这投一些钱,自己也花得更踏实。最初我们自己做咖啡店,主要也是把这当成一个平台,捎带做点非洲贸易,我们公司在东非有一个最大的纺纱厂。这个店最起码接待了几十个国家的元首,总理。我们的店名豹王,英文是Wango,在非洲古语里就是豹子先生的意思。  

因为这个店最初就不以营利为目的,所以我对客户比较挑剔,定位在中高端人群。我会调高价位,装潢选择偏暗色调,让年轻人不喜欢在这呆。  

早期知春路附近有很多互联网公司。当年雷军、老鲍(鲍岳桥)刚从金山和联众出来的时候,都会约人来这聊。2007、2008年是天使投资的鼎盛时期,当时老鲍和雷军每天都要在这接待四五拨客人。  

不只是小米,雷军的几家公司都是在这谈的项目找的人。这些人也比较有趣,比如雷军来我这这么多年,从不喝咖啡,只喝健怡可乐。老鲍就喝普洱或者龙井。他们会介绍客人喝这的咖啡,但自己从来不喝。  

电玩巴士的老总丁元力也一样,只喝可乐。我常开玩笑说中国咖啡产业发展不起来也是有原因的,这些搞IT的人按理说都比较洋气,也不喜欢咖啡,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。  

相比雷军,我更欣赏鲍岳桥一些,因为鲍比较会生活。他们俩都开吉普车,雷军开卡宴,老鲍开奔驰的一款越野吉普,经常邀请我加入他们。老鲍一年有四五个月在外头,爱玩。雷军就是工作工作工作,前两天过来我看他比前两年是老了很多。  

我妻子现在也在鲍岳桥的公司上班。她最初和我一块开店,后来呆不住,正好遇到老鲍,说他有一个教育软件公司刚好缺人,我妻子刚好是师范院校毕业,所以2011年就顺理成章地去了鲍的公司。相处久了,很多客人都跟朋友一样。  

知春路感觉更像是一个大创业平台,来这的企业都看中它所辐射的范围,包括中关村和几所高校。就我看到这里的创业企业,有一半以上都撑不过两年,或者在挣扎。办得成规模的最终也不再需要依赖知春路,很多人已经纷纷从这搬离。  

我需要的这群中高端客户很多人已经搬家、出国,渐渐不在知春路附近,因为宣传力度小,新客人也不多。翠宫饭店也有一些问题,它所有的外包单位都赔钱。翠宫的外墙没有招牌,也没有任何悬挂物,我有一些客人来了之后抱怨说,就在对面的卫星大厦办公,都不知道这有一个咖啡店。  

2008年之前,外国人来旅游消费的比较多,一个旅游团过来十几二十人,每人每天都会消费两三百块,给服务员的小费也很多。2008年之后发生了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,一直没缓过来。老外即使来旅游,也基本不消费。  

前几年,店里的营收基本能持平,之后就是赔的越来越多。因为我们和翠宫所属的首创集团关系很好,所以房租还维持在十年前的价位,差不多3块一平,即便这样,每年还要往里投个十几万。  

所以我们现在也在琢磨自己的出路,积极转型。打算和清华大学科技孵化器合作,做一个类似于车库咖啡和3W咖啡的孵化器,把项目和找项目的人聚集到这。  

咖啡店的发展也要考虑多元化和人脉的累积。孵化器真做成的话这里只是一个起点,紧接着我下面有一些专业的咖啡管理团队,由清华出资源,我们来帮忙管理这个平台,如果发现一些好的项目,我们也可以跟投。  

现在我回想,如果当初雷军和老鲍在投项目时我也参与进去,今天可能也会有很丰厚的回报了,所以我们打算做孵化器的目的就是进到产业里。有些东西一定要深入进去才知道可不可以做。同时我们这还有一个非洲投资俱乐部,专门吸引国内的企业到非洲去投资,我们负责一些对接工作。  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很多客人对豹王还是有情结的,直到现在雷军和老鲍也会经常回来坐。一般我也不去打搅他们,有时候约的人没来,他们会主动过来找我聊几句。我们之间聊的大多是些“无用”的东西,比如宗教和越野。  

原来我们这没有包间,都是敞开的,雷军也都在这谈项目。今年上半年,雷军还带了一个客户过来,坐稳之后掏出了好几款手机展示。现在想想,那没准就是最新的红米和未来的米3呢。  

36氪:即将离开知春路  

36氪专注于为互联网从业者提供媒体资讯、数据库、投融资、人才招聘、大型展会等服务。36氪网站在2010年12月8号正式上线。36氪的名字源于元素周期表的第36号元素“氪”,化学符号为Kr。传说中氪星是超人的故乡。  

我与知春路  

我们算是在知春路上诞生的企业。很多创业公司选在知春路办公就是看重这里的“学院气质”。在创业的第三年,我们离开了知春路。  

我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。大一时曾和同学做过一个团购网站,后来发现团购的事情不适合学生做,资源重,对线下太依赖,最后放弃了。这也导致我之后很不喜欢人力资源密集型的项目。后来我开始搞一些科研的东西,因为觉得团购项目不靠谱以后还可以投身科研。  

大二时学校举办了一次创新大赛,我跟几个同学组队做了个GPS时钟,是给运营商基站用来定时的。后来我们慢慢发现,硬件的东西没办法规模化,所以我们就不再做了。当时快升大三,感觉大学都过去一半了,很紧张,好像马上就要工作,又没想好要做什么,于是就想找几个师兄问问情况。  

当时很多北邮师兄都在运营商里,移动联通的都有。有个师兄跟我说了一句话,我记得特别清楚,他说如果你要来运营商,就不要学习了,因为什么技术都用不到,你只要知道基站坏了给华为打个电话,或者知道动感地带几毛钱一分钟就行了。后来我觉得科研这件事挺扯淡的,不是说我搞不了科研,只是觉得在中国前面十几年都浪费掉了。我如果在美国可能成为一个科学家。  

大三以后我开始看一些贴近产业的东西,通信、硬件、互联网都看,看完之后就在人人网上分享,但我发现同学们对我分享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。为了不给大家造成信息骚扰,我就自己搞了一个博客来写这些东西。  

最初的感觉是我做不了什么公司。我先写一写,相当于沉淀一下,做不了公司但是我可以准备,等我花一两年的时间,看过一两百家公司之后,我就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公司,或者应该加入一家什么样的公司。当时我已经决定不去运营商,不只因为它的没落,而是你改变不了什么。  

大四毕业我考上了中科院的研究生,但是9月份才开学。6月到8月没事做,我这个人也闲不住,就搞了这个36氪雏形。写了几个月读者越来越多,开始有些人定期跑来看我和另外一个写手的文章。接着不断有人加入,我们一起写,多的时候有十来个人。后来在一次校友聚会上,我遇见了王啸。第一次见面是在清华旁边的一个咖啡馆,大概2010年的九、十月份,入秋了,天有些凉。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是百度的元老,只把他当作一个师兄,简单介绍了我在做的东西。  

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在北邮南门的SPR咖啡,也是一个校友聚会。他当时已经关注了我们一段时间,觉得这个事情挺有意思的,应该全职出来做。他说我可以投资你们。当时我觉得有人给钱蛮好的,抱着失败了大不了回去念书的心情,开始考虑接受投资。  

我当时还是研一,觉得有人给我们一百多万,不要白不要,就是这种心态。后来我们都全职出来做。经过这几年,行业变化比较快,我们自己进步也很大,对公司创业、风险投资理解已经比较深刻了,现在觉得一百万根本不够公司用多久的。我们算是在知春路上诞生的企业。很多创业公司选在知春路办公就是看重这里的“学院气质”。我们最早在知春嘉园办公,当时只有四个人,2011年10月我们搬到了人大新园公寓,后来我们到了锦秋家园。近期我们四十个人又准备搬家,这次是搬到东直门的一个胡同里,仍然没选择写字楼。在创业的第三年,我们离开了知春路。  

一线销售谈知春路商圈特点  

知春路商圈的特点:贫富分化大,线下消费能力比较强,旁边的两个主要商圈:五道口和中关村核心区分散了它的资源。  

高端酒店、低端小旅馆生意都很好  

知春路的酒店可能在北京也算很牛的,主要是高端商务,有可能还涉外,比如像丽亭,翠宫,皇冠假日,都算四五星级。我有一个商家是银汉大酒店,应该是北京最早的一批涉外酒店,那边的普通房间一晚上500多元,基本上都能住满。但是知春路小旅馆也特别多,生意普遍还不算特别差,因为交通比较便利,你坐公交地铁去哪儿都有车,打车也比较方便。  

餐饮藏在写字楼后面,小店为主  

在五道口,餐饮,你可以看到整一条街全是,或者一条街上什么都没有;知春路跟五道口不同,隔一段有,隔一段没有。中关村核心区基本上都是连锁品牌快餐,或者是精致单店。知春路这边以翠微为中心,从牡丹园到塔院,形成了一个高端餐饮的聚集区。知春路整体来说餐饮以小店居多,大概就是两三百平,都在写字楼后面。这些小餐馆生意普遍是中午很好,晚上基本没人了。  

品牌美容美发店多且生意好  

知春路那边美容美发店比较多,集中的一条街大概有个七八家,而且都是品牌连锁。知春路的房价从2006年开始涨,这边的消费者一般年龄在40岁左右,比较有钱,线下消费能力强,因为我做过单子,可以看到,有些店消费是满的,我们这边通过团购带来的销量也没有特别高。  

没有什么新写字楼  

五道口那边最近几年写字楼都是新楼,知春路不能比,没有什么特别新的楼,这边的写字楼楼层普遍不是特别高。知春路西土城那边和知春里站附近各新建了一栋,翠宫饭店旁边盖起来一栋特别大的新楼,还没有招商。  

 
【本文自来地创网整理编辑】 文章标签:
本文标题:北京,那条名叫知春的路(4)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82808.com/lizhi/zatan/41193.html

上一篇:北京,那条名叫知春的路(3)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