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致富经随机推荐

地创网主页 > 致富视频 > 致富经 >

[致富经]黑龙江肇源县蔡云楼洪水里漂来的亿万身家

2016-07-20 23:06 作者:农村创业致富网 浏览: 我要评论

这片水面,让众多淘金者蜂拥而来,疯狂打捞三个月,却失望而去,蔡云楼也想发这笔横财,在别人的观望中,他最终让百万财富从天而降。别人佩服他运气 好,他却说每个奇思妙想的背后都是一次次的精心布局。在这个20多万亩的水面和草原上,看黑龙江省肇源县的蔡云楼如何让财富来敲门。

洪水里漂来的亿万身家

在黑龙江省肇源县,蔡云楼是个很有传奇色彩的人。在他创业的十多年时间里,很多人都感觉到,他赚的钱好像总是意外而来。记者采访时,蔡云楼带我们来到这个水面上,他说,他的第一笔百万财富就是从这里意外而得的。

洪水里漂来的亿万身家

  渔民:使劲,来,抬起点,来,来翘点翘点,高点,抬底下,抬底下,123,好。

  记者:这得多少斤鱼啊?

  蔡云楼:今天没少出(鱼)。

  渔民:是的。

  蔡云楼:出了多少斤鱼。

  渔民:得有300多斤。

  他叫蔡云楼,是这片水面的主人,一网鱼上来,我们就发现蔡云楼的鱼有个特点,大小不一,品种也各不相同。

  这条大鱼是花鲢,能有15斤重。

  这条草鱼也重达17、8斤。

  大鱼能达到十几斤重,最小的鱼有多小呢?我们在一条鲶鱼的嘴里有了发现。

  蔡云楼:你看这(鱼)最里面,你看还有小鱼。

  记者:真的,你看这个(鱼)嘴里还在吃小鱼。

  蔡云楼:用手一拿都能看见,你用手慢慢拽出来。

  记者:它就吃这小鱼是吗?

  蔡云楼:对,你看,你看。

  记者:真的。

  蔡云楼:还有野生杂鱼在嘴里。

  小鱼小到成了大鱼肚子里的食物,各种各样的鱼在蔡云楼的水面随处可见,而这些鱼对蔡云楼来说就像白捡的一样。

  蔡云楼:不喂,从来都不喂。

  记者:不喂吗?

  蔡云楼:你看我们这水面这么大,怎么喂。

  记者:你没喂过。

  蔡云楼:没喂过,别说喂,你能把它捕出来就不错了。

  既不投鱼苗,也不喂食,因为这些鱼都是野生鱼,顺着江水来到蔡云楼的水面。眼前的这片水面有2万多亩,蔡云楼还有6个这样大的水面,每天能打上来3千多斤各种各样的鱼,水面就是蔡云楼的聚宝盆。

  这些水面让蔡云楼成了当地的名人,因为蔡云楼从取得水面的那天起,天上就掉下来了100万元。

  蔡云楼:当时一夜之间就是百万富翁了。英国有一个电影叫《百万英镑》,他也是一夜之间就百万英镑了,但是我一夜之间就百万人民币,从那一天开始就有梦想了。

  怎么一夜之间就掉下来这么多钱,让蔡云楼这个普通人一下身家百万呢?这个说法可不是夸张。

  1998年8月连续的暴雨使嫩江发大水,洪水卷席了嫩江边的肇源县,当地出现了十几个水面。许多人连家都来不及重建,就在洪水里盯上了一个发财的机会。因为大家都认定,跟着江水冲过来的,肯定是数不尽的野生鱼。

  蔡云楼工作的种畜场也形成了一个2万多亩的水面,淘金者蜂拥而至。

  何凤林:有不少竞争的,看到1998年涨水以后,1999年就开始往外包了。

  大家甚至竞价承包这片水面,承包费越来越高,一时间这个水面上来了不少捕捞队。可很快人们打鱼的热情就凉了下来,因为谁也打不出来鱼,大家都奇怪,鱼到底去了哪里。

  从9月份大水退去一直到12月,前后有5波人都在这片水面尝试打鱼,最久的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,甚至连种畜场也专门去捕捞过

  蔡云楼:政府也组织过捕捞队,说大水淹完之后,冬季了没事可干,也组织过捕捞队,也去地域上捕鱼也没有捕到。

  姜发:周边那些打鱼的人都进去过,进去之后,来到这里不出鱼,来一波走一波,都捕不出来。

  开始抢着要的水面,成了一块没人要的荒地。可这个时候,蔡云楼盘算了起来,按理说这里应该有鱼,他决定试一试。1999年4月,蔡云楼辞掉了种畜场的工作,用很低的价格承包了这片水面,可一个月过去后,他也和大家一样,一条鱼没见着。

  徐志良:愁都愁坏了,没鱼的时候谁不愁,钱投进去了,鱼捞不着,投资还挺大,本身他也没钱,包水面的钱、人工钱、后勤钱,投进去之后,总感觉见不到回头钱。

  蔡云楼:实际上在我内心当中的压力别人难以想到,因为你知道你背负家庭更大的一个责任,一家人的性命压在身上。

  蔡云楼本想捡个漏,不曾想,自己的生活也陷入了这片水面。为了捕到鱼,蔡云楼请了捕捞队,打出了鱼和捕捞队对半分钱,没打到鱼就按天给捕捞队结工资。包了水面以后蔡云楼就没钱了,都是先赊着账,如果到第二年的6月底还打不出来鱼,蔡云楼就面临破产。就这个节骨眼上,一个奇迹发生了。

  姜发:当时我直接在船上,那一天就开始出鱼了,船船满,15、16艘船基本上船船满,甚至当天的鱼都没起完,就那么多,这一气就持续将近半个月左右,天天就这些鱼。太精彩了,当时我记得,我坐船回来那天,一下船非常兴奋,没等上岸拿着衣服开始摇,大家伙一看,我一摇,知道出鱼了。

  徐志良:6月20几号,头一船鱼出来以后,老板在岸边真是抱着脑袋,都哭了,激动的。老板那种心情,我跟你说,不是说现在身价几个亿了,那时候几百块钱都是好钱。

  蔡云楼:抱着我的姜总和我的渔民,眼泪都下来了,今天说起来,这件事情也令我非常激动,因为那一天真的就是我人生开始的那一天。

  这一年,蔡云楼从水面里捞出了300多万斤鱼,除去捕捞队的费用之外,蔡云楼净赚了112万元。

  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发这笔横财,最后就是蔡云楼把鱼打了上来呢?经蔡云楼猜测,洪水刚淹没这片地的时候,地上还有很多高草,鱼都躲在草里所以捕捞不到,过了一年草都倒了,才将存了一年的鱼打捞上来,很多人都羡慕蔡云楼有运气,可这个时候人们并不知道,正是这笔钱让蔡云楼家里起了纷争。

  蔡云楼:当我拿到112万的时候,对于我来说那真是天文数字,我回到家以后,我和我爱人说,我说这个钱来之不易,这个钱一定是我们开始发展的起点,这个钱不能动,车不能买,房子也不能买。

  郭亚玲:怎么不生气,你拿这一百万你再投资,你这投资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如果万一再投空了怎么办?还得租房子住,反正我就不同意,我想买个房子,这赚了一百万先买个房子住,起码自己有地方住了,他说我还想再干一番事业。

  除了这笔钱带来的纷争之外,蔡云楼还有一个苦恼。这片曾经给他带来百万财富的水面到2000年9月水都退没了。如果想继续创业,这112万就是蔡云楼唯一的本钱,因为洪水退后,露出的这种盐碱地,在当地人眼里是什么也干不了的。

  王金龙:它也就是最简单,这边长点草,那边长草,放牧什么的能稍稍有点用处。但别的(方面)没有什么太大用处。

  记者:种的了东西吗?

  王金龙:种不了,什么东西都种不了。

  王志刚:没人要的地,没人要,就是给老百姓,老百姓都不要。

  记者:白给都不要?

  王志刚:白给都不要,真白给都不要。

  大伙谁都不相信盐碱地能赚到钱,蔡云楼却又流转了4万多亩,把刚赚的100多万元全砸了进去。蔡云楼这么自信,是因为早在7年前,他就在当地的盐碱地下面发现了一个秘密。

  蔡云楼:用铁锹挖一下,我们看一下实际情况。

  随着一铲挖下去,碱地下露出了这种像枯草根一样的东西,这是芦苇的根茎。蔡云楼所看好的财富秘密就在这里面,他要让这些枯萎的根茎重新长出来芦苇。

  可十几年里都没人看盐碱地有芦苇长出来,蔡云楼有什么办法能让两万亩盐碱地上长满芦苇呢?

  蔡云楼:上面这(土)硬,非常硬,有水很难浸泡开,要是说能用机器把它翻松一下,水再往上(浸泡)芦苇很容易就长出来。

  记者:这个里面的芦苇大概是多久之前长的芦苇?

  蔡云楼:因为我也不是研究植物学,但是根据我看,应该是几十年,几百年它都存在,只要是适合它的条件生长,它就会破土而出。

  没人相信蔡云楼这样做能让芦苇长出来,可蔡云楼坚持把地翻了一遍,再将江水引了进来。

  在所有人的质疑声中,三个月后,盐碱地里竟然真的长出了大片的芦苇。

  这些芦苇的生长也为土地带来了新的生机,采访期间我们在芦苇岸边有了惊喜的发现。

  蔡云楼:出来了,出来了,这就是水獭。

  记者:你这什么都有,又有鸟又有这个水獭。

  蔡云楼:还有狐狸,现在变成一片沃土,良田。

  看到芦苇长出来让盐碱地成了一片湿地,大家都佩服蔡云楼。可哪个水塘都长芦苇,蔡云楼费劲弄出芦苇和他的财富有什么关系呢?谁也没想到,蔡云楼早已靠这些自己长出来的芦苇大赚了一笔。

  蔡云楼:芦苇作用性非常大,芦苇现在工业加工的纸张就是这种芦苇,所以芦苇我们的量每年都是在1.7万吨到2万吨,每年的总价值都是在一、两千万元。

  徐志良:在我心目中他就是神,在我心目中他就是神,真正的神。

  白长出来的芦苇卖了将近2000万,大家都觉得蔡云楼简直神了,这时,蔡云楼又垮下海口,说自己不花一分钱,一年还能多赚100万。可大伙听蔡云楼仔细一说,都笑了。

  姜发:他说这个泥鳅你也不用去繁殖、也不用买苗它自然就生了,当时我们这些人认为不可能。

  何凤林:起码我不信,不太认可,你要挖(沟)(泥鳅)鱼能在那里蹲着吗?因为有水的东西,是不是,不可能说这个(泥鳅)鱼就在那里蹲着不走。

  原来蔡云楼想挖一条深沟把泥鳅从江里到引到自己的水面。大伙觉得游来一条两条还有可能,但是不下苗哪儿能凭空长出价值百万的泥鳅来呢?

  不管别人怎么说,蔡云楼行动了,他在芦苇地里挖深沟,这个沟8米宽,3米深,就等把泥鳅引进来。

  整个工程花了上百万元,但是最终能不能成,蔡云楼心里也没底。

  两年过去了,蔡云楼说的成群泥鳅被打捞的情景一直没出现,就在大家都快已经忘记泥鳅这件事的时候。2005年12月,让人惊喜的一幕出现了。

  蔡云楼:事过两年以后,把冰凿开一看,确实像我当年想那样和说那样,凿开全都是这个东西。

  记者:当时那个冰面一凿开。

  蔡云楼:一凿开之后,泥鳅量非常之大。

  记者:全是这个东西。

  蔡云楼:全是这个东西。

  记者:就在水沟里。

  蔡云楼:对,就在水沟里。

  王志国:以前这地方没看见过这么多泥鳅,这次整出来真信了,见效益了。

  为什么蔡云楼挖了沟泥鳅就来了呢?蔡云楼了解泥鳅的习性,知道泥鳅喜欢找窄沟,游到沟里就会产卵,,所以他想到了挖沟的做法,但他没想到泥鳅的量比他预想还多,现在,每年冬季蔡云楼都能白抓500多万元的泥鳅。蔡云楼又是不投苗、不喂食,卖多少就赚多少。

  连续做了三件让当地人觉得传奇的事儿,蔡云楼成了当地的名人,可是他却停不下来,2007年,蔡云楼养上了螃蟹,一个布局10多年的财富计划也浮出水面。

  蔡云楼:企业创立那一天开始,就有一个规划,这个规划也是叫一个长远规划,每一步实质都是为了实现农业粮食这个目标,其他都是过程,但那个过程,像盐碱地引进水来,把它翻过来长出芦苇,接下来养鱼、接下来养蟹,养蟹结束之后改变了水质、环境、包括土壤环境、都是为我们盐碱地水稻做得铺垫。

  蔡云楼流转的土地中有18万亩都是盐碱地,这些地在当地人眼里根本种不出粮食。但蔡云楼在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就开始酝酿这个计划,他做的所有项目都是为了改良土壤。

  从2009年年初开始,蔡云楼就拿出1000亩盐碱地尝试种植水稻。但是三年后不仅没有成功,团队里的专家也纷纷离开,水稻项目的管理人一换再换,光水稻的品种就试了20多种。

  徐志良:像我们这些科研院所的教授都没整成,就我们是门外汉,根本不可能整成,我下去之后又换了四任场长,都不干了。

  直到最后一个负责人离开,创业路上一直顺风顺水的蔡云楼沉默了,在水稻种植的研究上他已经陆续投入了1000多万元。看着几乎绝产的稻田,蔡云楼也面临创业10年中最艰难的抉择。

  蔡云楼:在我的头脑当中对这件事情有一种绝望的感觉,对心灵的打击非常之大,我记得第二天我早上八点多钟起床,我照镜子看一看的时候,在我的鬓角上长了两三(根)白发,俗话说,愁一愁白了头,原先我认为这是夸张的描写而已,但是我知道人真要是经历了绝望的事情,超过你心理极限的时候,我认为这句话是真的。

  2012年,蔡云楼独自组建团队研究,他们先后解决了种植时间的问题,土壤的问题,每年试种5、6个品种的水稻,这一干就是两年多,可这两年里,他的水稻还是处于绝产的状态。直到2014年6月15日,蔡云楼接到了副总的电话。

  蔡云楼:我们姜总跟我说,董事长,这回我用车拉着你,咱们上地里走一圈,我认为这一定是应该有喜讯,要么他不可能,如果说还像上一年绝产,他一定不会说这话,我坐上那台车,到地里一看,他说你看绿了。当时我心里真的感觉到一扇窗开了一样,长长的一口气,我说我们农业(产业)很可能就从今天开始。

  蔡云楼选中的水稻品种终于在这里试种成功了,蔡云楼马上规划出4万多亩地用来种植水稻,通过统一回收、包销的方式和农户合作。短短一年内,以前谁也不愿意管的水稻项目成了香饽饽。

  周致富:这地抢手到什么程度,这边你要说不种,马上要人签去,你当场说完,一个小时就让人签走。

  徐志良:都想要地,现在我们偷偷摸摸的一家都整二三百亩地,三四百亩地种着现在不像原来一看都害怕,望而生畏,到现在公司限制还不让(多)整反正就得私下里整,别跟我老板说。

  在种植水稻之外,蔡云楼还向养殖产业做出了尝试,这片草原有4万多亩,蔡云楼在这里养了3万多只大雁,5月份正是大雁换毛的季节,大雁飞不高,但是还是野性十足,想要靠近它们并不容易。

  蔡云楼:不太好靠近,很难抓到,截一下截一下,从这里截一下,往这里截一下。

  蔡云楼想抓一只大雁给我们看一看,结果5个人满草原跑起来也抓不着。

  蔡云楼:抓住一个

  终于抓到了一只大雁。

  蔡云楼:这是公雁吧,公雁,公雁吗?抓住了膀子,膀子可有劲了。

  蔡云楼:快快快。

  记者:它怎么突然就动了?

  蔡云楼:突然动了,因为它有野性在里面。

  记者:咬人了。

  蔡云楼:那当然了。

  记者:他会咬人吗?他还咬人,这个大雁习性还挺凶猛。

  蔡云楼:属于野生驯化,它还具有一定的野性。

  这些野性十足的大雁一年能为蔡云楼带来400多万元的销售额,大雁养殖成功让蔡云楼的产业里又多了一个项目,蔡云楼从一个2万亩的盐碱滩起步,发展到占地20多万亩的庞大的产业,销售遍布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多个城市,未来蔡云楼的目标是将自己的产品卖到每个城市。
【本文自来地创网整理编辑】 文章标签:养鱼  蔡云楼  
本文标题:[致富经]黑龙江肇源县蔡云楼洪水里漂来的亿万身家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82808.com/shipin/zhifujing/8482.html